沉衣

冷香初凝,忆几曾,诗也画也相倾。
淡墨任泼,却不道,醉也梦也还萦。

弃空思,笃行

为什么这样颓唐
白天夜里都是暗的
不是有光
就在你的心
可你的眼,不望
明明渴望清冽
却分明,将鸩酒
灌入心肠

啊,不要倾
神思之往
不要再任清泉汩汩
岂任幽处寂然无望
啊,弃了你所厌的
明明厌着却又噬毒般不忘
那浮浮靡靡无益之想

来,举起你的壶觞
记起空空的兕觥与饥肠
岂容空思再伤
来,莫再顾朽处
望处应是那动人光亮

且往矣,携魂相将,笃行想往,勿负思长。

评论
热度(1)
© 沉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