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衣

冷香初凝,忆几曾,诗也画也相倾。
淡墨任泼,却不道,醉也梦也还萦。

十年灯,灯的冷暖,灯所伴的人的伤苦与凄惶,灯总默着,连着那江湖那夜雨,那寄也不能的遥居,一切的心之所踪,苦也好,千载的恨也好,诸般历尽,只是浅着句谢不能。苦也罢,恨也罢,都未耽了他的心,这所见种种,因着他的不失不忘,足往神迷。
灯永寂然,抱影无眠,那微末的暖,怎样的不失?在那弥久的影的惨然中,可曾畏然?茫茫不知何之?

评论
热度(1)
© 沉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