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衣

冷香初凝,忆几曾,诗也画也相倾。
淡墨任泼,却不道,醉也梦也还萦。

纵留不住,萦系有兮

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如何?
想,又是,怎样的,一种琢磨?
眼耳鼻舌身所贪念之种种,
约莫,身之所。
却不晓心存,
何往?
几何?

写,似是,一种依着,
恍如,一脉寻索,
惟恰恰然那刻的
不明所以、不知所由、
未幻所终的
一番
言也不能的言说。

不可求兮文心,
何寻那,微末的依可,
可是怠,总又是许多,
心的消磨。
不觉中,何时
魂已残破。

再怎般,
行色外,
云依旧漠漠。
身留斲,
冰难减,
期只余漫漫,
汀州杜若。
心留么,
香怜爇,
寒夜岂唯衾薄,
漫揾离索。

评论
热度(2)
© 沉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