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衣

冷香初凝,忆几曾,诗也画也相倾。
淡墨任泼,却不道,醉也梦也还萦。

忍踏落梅来复去

冻着,雨打过
枝上 与软径上
足可爱怜
可是没有月
可是无可久住
大概 是被不允的
我这贪恋
这自以为倾的 不识旧面
不解容色的延延

评论
© 沉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