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衣

冷香初凝,忆几曾,诗也画也相倾。
淡墨任泼,却不道,醉也梦也还萦。

绮罗香-咏春雨    史达祖

做冷欺花,将烟困柳,千里偷催春暮。尽日冥迷,愁里欲飞还住。惊粉重蝶宿西园,喜泥润、燕归南浦。最妨她佳约风流,钿车不到杜陵路。
沉沉江上望极,还被春潮晚急,难寻官渡。隐约遥峰,和泪谢娘眉妩。临断岸、新绿生时,是落红、带愁流处。记当日门掩梨花,剪灯深夜语。

评论
© 沉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