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衣

冷香初凝,忆几曾,诗也画也相倾。
淡墨任泼,却不道,醉也梦也还萦。

命运?是耶非耶?

嫁给有故事的或者喜欢有故事的,甚或故事方开始未久的,都太难活下去。阿宁云彩尚不免——能出现故事中的必不弱的。吾等以心随书中人历诸般其实足矣,何敢思契之若入于现实。想介子推早作身退,这般,仍是一不免之人,原来真心欲隐,是不可以为人知的,悲哉天命也耶?各人的人生原也是一段故事,命运其不可以明,前路难足料定。羡吴邪之料划谋策命运也耶?抑钦敬他万般身之苦精神之苦志之焠不失其善也耶?记忆中留痕,岁华中成旧,唯故事静静在那里,惟痕迹不察觉地在行诸于彼、终还散场之人的心里。 既本是故事,终可于乐外一借鉴,然终不能免、重难定却也是无可如何的了。

评论
热度(4)
© 沉衣 | Powered by LOFTER